没想成为作家只想记录身边“五公里”的人和事

 极速时时彩     |      2019-12-31 01:36

  在过去的一年里,故事写作营陪伴了近千位写作者,从踽踽独行到结伴组队,在写作营里完成一次次的写作练习,通过视频、直播课程更进一步了解写作,一起读经典,一起讨论创作,一起在限时写作的压力下,完成属于自己的作品。

  如今,故事写作营已经到了第五期。我们坚信,写作需要独自面对孤独的勇气,同样,写作也离不开好的导师和同行的伙伴。

  写作的幸福和坎连得好紧密,几乎是没办法拆解,时而前者占上风时而后者耀武扬威。

  细讲的话,写作的幸福是输出的时刻,感觉自己在制造某种晶莹剔透的东西。一个句子或一个想法,被方块形状的字固定凝结,这个形状像火一样烧着我的心使我落泪。

  比如我现在在黑暗中写作,可我的眼睛被屏幕上的字吸引了,黑暗又浓又重却离我远去了。如果在文字中宣泄或是赞叹,那一份剥离出血肉的情感就像新生的婴儿在我眼前跳动哭泣。就好像你在用文字繁衍,生命短暂且世事无常,只有这一刻是沉寂温柔的,可以静静地、默默地写,把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联系上爱与死与美,那个时刻仿佛与伟大短暂相连。

  其实我个人更喜欢虚构写作一些,如果能把脑内的光怪陆离形成有节奏的诗意语言就会觉得是莫大的幸福,追根究底,虚构也好非虚构也罢,只是想让自己的脑子停止不安的躁动,变成一只温驯的野兽。

  痛苦是写作仿佛在自残。每个字都从皮肤上脱落,可每个字我都不喜欢,它们的排列方式、语音语调,我总觉得应该是有更好的,不满足,甚至为这些出自我手的文字而感到万分羞愧。因为读书,就见过天才般的文字是多么热烈且富有欲念以至于顽强的扎根在人的心中。

  读一口诗、一段话、一句天籁的词。因为见过耀眼的太阳就被致盲了似的,伊卡洛斯的结局是永远的坠落。所以对自己苦恨、失望,于是恐惧,不敢去落笔了。我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爱写作又这样恨它,爱和恨竟可以这样彼此遮掩相连。

  之所以参加“故事写作营”也是想借由外力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这块顽石堵的我苦不堪言。十七八的时候语言像涌向大海的洪流无止境地外泄,也许是竭泽了,现在的我仿佛丧失了写作的能力。我不明白自己的恐惧从何而来,但希望能消解它,让我重新捡起写作,找回遣词造句的能力,像母亲拾回因战乱而失去的孩子。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折磨我很久了。所以选择在深夜动笔,用被子裹起自己制造一种过期的安全感……即使每个字都好像伤疤一样赤裸的展现在大家面前。又怕这样的伤疤引起各位的嗤笑,因为伤口即使愈合留下的痕迹终究是不讨喜而丑陋的,而人们总是尚美、纯洁和高贵才是。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困兽,写作和自己没啥关系。如同剥洋葱,一层层盘剥下来,淋漓尽致,全部的我跟镜子一样立然眼前,所有的较劲,狰狞,爱做梦的样子,一丝不挂跟那杵着,不那么好看,贵在看见,看见于是松动,于是对自己渐生爱怜,渐生爱意,★◇▽▼•于是镜子那头另一面的自己一样独独在跟前立着,安静又笃定,友善里赋隽永的爱意。

  这样的我,那样的我,他们都根根分明地立着,在那头的世界里,交错间,仿佛完成了某种仪式,何为“我”。

  一是想出了好点子,别提多得意。二是用完美的方式将段落衔接,特别是在怎么写都觉得烂的时候。

  总感觉在写同一样东西,读书的时候就抱怨又在说这东西。我写的那些东西里的人物、背景、情节都不同,但表达的东西相差无几。不过真正的问题在于那个被我反复表达的东西我没能力说清,我只能意识到那和人类的处境有点关系。就因为这样,我写作的时候总觉得没新意,看书的时候总觉得在看同一本书。

  小时候,老师经常在语文课上把我的作文作为范文念。曾经在日报发表文章,是文学杂志的通讯员。

  高中以后走了理工的路子,基本没有再提笔创作。但会把写作作为分析问题的工具,生活工作中遇到想不清的问题,会用笔思考,一来条理清晰,二来经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写什么。作为表达欲望不强的人,现在想重新开始写作,面对白纸,不知道写什么好。

  表达能力。尤其是描写的时候,常常苦于找不到能让自己满意的,最适合的“那个词”。

  你坦诚自己是个功利的写作者。曾经,我爱写作,是因为老师会把我的文章作为范文在全班面前朗读,我很享受那种被人瞩目的感觉;读大学时,加入文学社,发表一些小豆腐块,大家戏称我为“才女”。这些小小的荣誉,带给我大大的虚荣和成功的喜悦。

  现在,被工作压得死死的,对生活没有热情和干劲的我,还是想要写作,◆●△▼●目的仍然充满功利性:希望通过写作变现,改变自己的状况,找到新的自信。

  但条理性,逻辑性和执行性都不够的我,现在的写作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坚持,写出来的东西缺少吸引人的点,更多的时候,就是一些事实的陈述,偶尔想写点儿有深度的,发现写不出来,都是浮在表面的。

  我很想得到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找到打开这把大锁的钥匙。我希望通过这一期写作营能够学会坚持,能够写出可以发表的作品,我永远对各类新书和文具,漂亮的衣服,休闲的生活着迷。

  生活中的每一处场景都有可能成为你书中的素材,只要稍作改变就能演绎另一种不一样的人生,让生活多了很多乐趣,也让我能更加近距离地去感受这个世界。

  写虚构文学的话想象力不够丰富,语言描述干巴巴,人物刻画不细腻,很难让人产生共鸣,对于自己不清楚的场景很难去凭空想象。

  当绞尽脑汁写出一点文字,自己作为第一个读者来阅读时,总是看它不顺眼,觉得它干巴巴毫无吸引人之处。这种不满每次都能成功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心彻底摧毁。

  作为中文系的学生,阅读坦荡地成为我的主业,作为即将攻读创意写作研究生的幸运儿,写作将成为我追逐一生的事业。对我而言,写作是一种习惯,激愤或沉郁时作诗,思考或触动时写小说,课堂课外了解到上下几千年的中外大师,我成为他们叛逆又虔诚的信徒。

  我爱绘画,爱摄影,爱舞蹈,张扬而翩飞的艳丽色彩同年轻的肉体挥发的淡淡热气,街头巷尾的插科打诨和民间民俗的神秘悠远,精彩的世相经过曲曲折折的变形,流淌到我的笔尖,裹上冷静和克制,扔进跃动着火焰的熔炉,噼里啪啦,炸出一屋世间百态。

  写作的状态,是我每日所能体验到的高光时刻,在自己的世界里成为主宰,自由驰骋。

  在言与不言中辗转是挣扎而痛苦的,成为大师东施效颦的赝品是警惕的,对于江郎才尽一事无成的担忧也使我“关心粮食与蔬菜”,灵感会有,但不是总会有。除此之外,大概是太年轻罢,看待世界的角度往往被过来人视作稀松平常,若是往阴暗深刻里写又未免刻意。更有一点,都说中文系不培养作家,我想大概是学术论文的严谨使我写作活水悄悄蒸发,但古往今来有所成就的大师无一不是精通多种学问,想来还是我过于才疏学浅,以后的日子我也要充实自己,努力寻求一种平衡。

  每个人都奋斗在各自小小的工作岗位上。▪️•★有表面光鲜的,也有像我这种生来平凡,需要在社会的最底层摸爬滚打努力奋斗着的。但是职业不论高低贵贱,我们的目标都殊途同归,两个字——赚钱。

  可是如若试想一下,当我们结束了一天枯燥乏味的工作以后,能舒心的窝在沙发上写一首浪漫的小诗,它能把一颗骚乱的心灵,安放于灵魂深处最纯粹的栖息之地,那里不会有疲倦,更没有任何有关世俗名利的干扰。这是只有写作才能带给我的最幸福的感觉。

  可以说写作,是我在当今这样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使自己的灵魂得以放纵的精神支柱!

  我上学的时候学习成绩也还不错,格外钟爱语文课。每次老师布置作文或者期末考试看到最后一道作文大题的时候,都能使我欣喜若狂。

  可是,青春年少叛逆期不知不觉无声息地来到。我被它的顽皮干扰。初中都没毕业,◇•■★▼十五岁的我便毅然决然地辍了学。

  而后我便开始历经了长达七年之久的美甲工作体验。当领悟了社会现实以后,越发的想要捕捉成人世界中稀缺的那一份良善与单纯。

  如果说的直白些,虽然我们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生存而去赚钱,可是该经历的校园生活一定要去体验,因为我渐渐感叹,知识果然能改变命运!

  于是,我开始努力寻找弥补这个遗憾的机会。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想再给自己留遗憾。

  当我决定放弃从事美甲工作赚钱的机会,也不惜以青春作为代价重新回去校园读书的时候,却因为没有高中证或者中专证的缘故,从此与全日制统招大学无缘。生活给予我无情的耳光,我牢记了那段时光。且认为是我迄今为止最为奔溃的瓶颈期。

  人没有欲望还好,一但爱而不得,便拥有最痛苦的绝望。不过最庆幸的是,我属于自制力比较坚定的那类“死心眼儿”人群,只要我认准了的事情七八头牛都拽不回。

  经历过夜不能寐的思忖,尝试了苦苦的觅寻,终于在一位上着大学的朋友口中得知还有成人自考这回事儿的存在。而后我顾不得成人自考的“宽进严出”,两年后,也就是现在的我依然奋斗在自考这条遍布荆棘的路上。

  记得当时我如常所愿报了能让我接触写作最多的专业,传说中的中文系——《汉语言文学》。因为是纯自学的缘故,难免会遇到诸多知易行难的麻烦,那些课后写作习题令我抓狂至极。以至于让我怀疑“脑子是个好东西,但是我究竟长没长”?……

  我平时性情温顺,不爱轻易发火。可是每每自考学习的时候,总是心有思绪万千,下笔却无言。这时我便忍不住撕书!摔笔!若还不成,就会痛痛快快的扇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父母怒斥我这样的行为,过于偏激!可我辩解着,若是喜爱一件事情到如此痴狂的程度,这不是偏激,而叫执着!是认清自己失败的表现,是希望自己成功因而吸取的教训!

  故事人人都有,情感人人存在,生活就是舞台,而一名优秀的写作者总善于把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儿描摹的淋漓尽致,只有我停留在憧憬的幻象中,无法用文笔表达。这是我来故事写作营培训的原因,也是目前我在写作中遇到的过不去的坎儿。

  先讲讲幸福吧,可能就是此时此刻吧,可以无拘无束与文为友吧,虽然暂时只有自己感觉得到。我每天线个小时不到,除去上班的时间之外,更多的时间是留给厨房,我彻底爱上了做饭,而且每天都佳肴都不重样。

  睡眠前爱看历史书,温故可以知新。可能是由于信了这俩句话:成为作家的最便捷的方式是多看书;你的生活有多好写作就有多好。我照做了,学习做饭,看一小时书,写一遍日记,坚持了半年后发现这个好习惯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每一天都很充实,时间忽然过得很快,我有些害怕,真正的幸福竟然如此简单。

  再来说说折磨了我6年的坎吧,上初中的时候遭遇了一些变故,九年义务教育后无奈去社会上谋生,初出茅庐的我很快就在物欲横流的时代里迷失了方向,过了很多年混日子的生活,夜深人静也曾有过自杀的念头,不想多说,都是泪。可能是忽然听到一句:“人不死终有出头之日”的话,那时是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后来遇到一个贵人,人变得阳光好运也会降临。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如今温饱了一些我更加相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成为作家的这个理想虽然是一条曲折蜿蜒的黄土路,但是可以一直保持热情去靠近它也会是人生中的一大快事。换个角度讲,越多的坎越能恪守不容易的幸福。

  1.初中上作文课的时候,自己写的文章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在全班念,同学们听完会发出热烈的掌声。那时候我觉得我内心是幸福的,是老师和同学们对自己的一种肯定和鼓励。

  2.我觉得写作是一件既能让自己又能让他人舒心愉悦的事。自己表达出了自己的心情,观点及所见所闻或完成了一件作品。与人分享,能让人产生共鸣,那么读者也会是愉悦的,回味无穷的。

  3.能顺畅自如地用文字表达出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心情,用文字记录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后老了走不动了,翻开来看一看,我觉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

  关于写作的幸福,要从我小时候瞎编神话故事讲给院子里的小朋友们听说起。从此打开了我写作的大门。写作作为分享给别人的一种快乐,也能发现自我,成就自我。而且写作也算是一种休闲方式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偏安一隅。对了,可能这种幸运来自我抓阄抓到了一支笔?

  我的坎就是我自己,我总是在不断地否定自己。所以直到今天也没几部完整的作品,不是没写,而是写了看了一遍之后就被自己给删了。希望有一天我能更好地接受我自己吧。

  一个初具雏形的想法,在没有仔细的规划剖析的前提下,一边写一边自己成形,打字的速度赶不上它喷涌的速度,一口气写到天亮,直接倒下睡着,醒来以后看一遍,我去老子写的不错啊。

  生活阅历太少,没有出轨、死人、家暴、失踪、坐牢,没有经历战乱饥、反革命、,平平顺顺地长大,看到了这个世界的动荡,但内心深处只有温水煮青蛙的不安情绪,目前只能通过阅读和看电影延续拓展自己的生命,希望被生活蹂躏,保持血肉暴露在空气中的敏感。

  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导师说“诶,你文笔还可以啊,但是实验数据太少,你能认真点写就好了。”那年毕业论文我就这样混了过去,老师也没怎么刁难,算是幸福吧。

  我是理工科出身,也一直没有从事文字工作,写作对于我来说是陌生领域,遣词用句,标点符号该怎么摆放,每个技术细节统统都是坎,如果把写作比作是个人全程主理的年夜饭,我现在还处在分不清葱和蒜的阶段,根本还没法料理出一份能够入口的饭菜。

  因为工作关系我接触过形形色色的许多人,这本来是优势,但以往缺少细致观察和用心记录的习惯,这些经验过去了就过去了,似乎对写作没什么帮助。我小时候也经常跟妈妈逛菜市场,也见过她如何买猪肉,但至今我也无法从凌乱的一堆猪肉里面准确挑出哪一块是肉眼,哪一块是瘦肉,哪一块是二刀肉,哪一块是五花肉,毕竟看过不等于会做,写作也是一样,有生活阅历,也读过不少书,不代表自己也能写。

  专业运动员和业余选手区别在哪里呢?比如说打乒乓球,专业运动员是把所有动作分解然后有针对性专门练习的,他们可能一整天只练习正手扣杀这个动作,而业余乒乓球玩家只是在意和朋友打球的输赢,基础动作根本不介意,随便玩两小时过过瘾就算,基础不扎实自然比不上专业选手了。这也是这次报名参加故事训练营的原因,我希望能够得到高强度有针对性的专业训练,而不是自己瞎写。

  自从接触文字,不论自己把文字码成什么样,我都觉得非常幸福,文字里的所有就是我自己的人生,我感受文字的奇妙,我感受文字的力量,文字才是唯一陪我到永久的伴侣。文字表达出来无论好坏,码好了就是好,码坏了可以重新再来,一个橡皮就可以让它消失殆尽,如果重新拾起也更感受到当初的美好,能用文字解决的问题不能用金钱衡量。▲●…△我感激老祖宗留下的文字,让我在文字里遨游是无与伦比的幸福……

  其实坎很多,在工作中用文字的时候很多,有些文字不是我喜欢怎么写就可以的,记得当初领导安排我写党课的课件,我立马就蒙圈了,虽说我自己给自己做过课件,但是党课的课件制作太难做,要有参考领导的性情,领导工作中的案列,结合整个单位乃至整个城市整个国家的大局,我自己的格局不够大,写得不尽人意。然后一些公文的处理又得处理好了上级部门的厉害关系又要让下级部门感觉不到我们的推诿扯皮,简直是太难了,我在那个岗位熬不来,直接就自己把自己开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学好公文的处理,那是八股文的精髓,也是文字中处理人文关系的社会科学。

  有了一个不吃饭,不睡觉都想写出来的东西,然后一口气写完,不管是好或丑,读着它,感动的时候热泪盈眶,伤心的时候泪流满面,有趣的时候开怀大笑。给别人看时能有那么一句话、或一个情节让人记住,我觉得挺幸福的。

  有时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句十分贴切的词或句子来描述想要表达的具体感觉,组建句子、词组的能力不强,感觉很平凡。

  写作时的幸福感,来自于可以转变不同身份吧。写故事的时候会想象自己就是里面的人物,会站在人物的角度思考问题,在想诸如“如果我是他,接下来我会怎么做?我会遇到什么人,这个人对我有什么帮助?”之类的问题时,感觉特别过瘾。

  写作中遇到的困惑:自我感觉比较擅长写短小的故事,有段时间沉迷知乎中的小游戏“以XX为开头写故事”,我喜欢在一两千字里留几个“扣儿”,有时候会有人留言希望我能继续写下去,但我很难将自己的脑洞写成长篇故事,我认为读者都是睿智的,我再多写一个字他们就会发现这个悬念有多么简单幼稚,我害怕被说这个作者其实幼稚又无趣。

  有时候脑子里的画面并不能完全用文字表达,我想这和我的阅读量不够有关吧。另外,有时会过于纠结逻辑上的合理性而让故事看上去冲突不够、精彩不够。

  最直接的就是当你有稍纵即逝的灵感,有强烈的欲望想要把它记录下来的时候,你当时所处的环境不允许;而当你找到机会或者有时间的时候,你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胸中已经没有了呼之欲出的东西。

  当看到自己的文字被印成铅字,顿时感到之前因为不知道怎么写、写的不好再改、被催稿时的烧脑和抓狂反而都变得有意义了。

  是拿到选题之后,怎么在海量的材料和人物中选择最好的,可能刚开始做文字工作,我对文章整个的把控还有欠缺,有时太过在于怎么写而迟迟不下笔,反而更加拖延成稿的效率。◇▲=○▼=△▲

  “写作中的坎儿”几个字映入眼帘的瞬间,我先想起了那一次经历,然后意识到它同时也正是一个幸福的时刻。

  去年十一月二十三号,一个寂寞的星期五,在先前从完成四个短篇故事得到的经验中,在一个新灵感驱使下,我已经充满野心地计划了一个星期,决定在这一天开始第一次动笔写作一部中篇小说。

  我的习惯是先想好整体故事结构,再在“骨架”中填充“血肉”。有时在填充的过程中会有新鲜的想法出现,我把它们称作“意外”,它们会改变最开始预想好的故事走向,也会推翻自己精心设计的结构,每每有这种情况出现我都会感到惊喜(幸福的时刻),感到是故事中的人物在带领着我的笔触,感到他们真正具有了某种生命力。

  而这一次写作中,这种“意外”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想像和控制,它们失控了。原先计划好的四个章节(前三章是三个角色独立的平行蒙太奇,最后一章是他们相互联系趋向的结局)在还没完成到一半时就让我感到必须要增至六个章节来完整详细地讲述角色的转变和发展;甚至故事内核也被推翻(之前在某书内读到的借用为原故事内核的“人类通往自由意志的最后阻碍是家庭关系”被推翻改变成“人类距离自由意志的最后阻碍是人渴望与其他个体取得联系的欲望和这种欲望永远也不能被满足之间的矛盾”)。

  种种“意外”让这篇故事的体量不断变得更加庞大,而我的脑中充满了种种稍纵即逝的复杂的有趣的想法又让我不能停歇下来,一种恐惧始终追随着我——一旦停下来(睡着),我就非常可能会把其中的一些点子遗忘。在通宵连续写作九个小时后,我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帮助着自己不睡着,包括喝运动饮料,听音乐,出门走走。最后,在所有这些办法都用尽而睡意再次袭来的时刻,我随便点了一份外卖,企图利用“必须从外卖小哥手上接过外卖”这件事或者这种责任感督促着我不去睡着,帮助我完成创作,可最终在外卖送来的时间里我还是没法单单依靠意识与强烈的生理需求做抵抗,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伴随着手机上十几通外卖小哥的未接电话而来的还有对自己的失望,看着没完成的稿子回忆着睡前最后一秒意识断掉的地方是在哪里,有没有忘掉什么精彩的设计,可我知道那些失去的点子永远也回不来了。

  对我来说写作中的坎儿是我自身带来的所有阻碍我进行写作这个动作本身的因素:困意,懒惰,疲倦,分心,作息不规律……它们有心理上的有生理上的,但我从来不会去怪罪所处的环境带给我的阻碍,因为我觉得比起自身的因素,环境能够带来的阻挠是完全不值一提的非常渺小的。

  与自己身上阻碍写作的因素进行抗争,就是一种幸福的时刻,报名写作班可以帮助我与自身因素中的“懒惰”这一项做抗争,这也成为了我报名的原因之一。

  当我尝遍人生百味的时候,仍愿意提笔,记下这人世间所有美好的那一秒,以及深陷在自己笔下世界,与另外一个时空交流融合的那一秒。

  在写一篇自己倾注情感十分强烈的文章的时候,容易深陷进去难以自拔,情绪受到很大的影响,导致文章结尾仓促而又寡淡无味。对于情感的抒发远不如细节的描写来得顺畅,描写总占文章的大多数文字,很难把一篇繁杂冗长的文章精简。对于散文和小说的写作总是界限不清,导致文章文体杂乱。

  还记得少时每拿到一本书,就地坐下,津津有味地进入新的世界;在那个物质匮乏的时代,实在找不到可看的书了,我常常跑到新华书店蹭书看,变成营业员阿姨偏爱的小孩;还有偶尔写完没写完的东西,虽然连自己看起来都不成型,但文字带给我的幸福和满足是如此美好重要,却又无以言表!

  曾经,20岁的我就爱上了写作,可每日公文写作耗尽我的精力,不够努力的我将恋爱、婚姻、家庭作为借口;如今,年近不惑的我因为工作原因,需要离开家人两年,原以为自己会如愿以偿,可又发现拿起笔来,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唉,难道就这样任时光蹉跎吗?梦想永远只是梦想吗?

  爱上写作,遇上爱写作的一群人。曾经质疑写作的意义,直到有一天听到:写作是赋予万物以灵魂,不再质疑,并会一直继续写下去。

  写作的幸福感就像阅读的幸福感一样,共识就像一条小溪潺潺地在作者和读者之间流动,被理解被打动。

  提起笔来纵使心中有千言万语,落笔却是开头改了又改,就像找个人聊天,不知从何说起。

  写作对于我的意义大概在于经历中年的危机、凡俗的庸常、质疑生命的意义、觉得此生已然虚度之后,决定拿起笔去寻找生命的诗意,向生活发起挑战。大概就是说终于又找到了一件自己愿意折腾的事。

  对于还没有正式开始写作的纯文学爱好者,写作中的坎儿,就是如何迈过这道坎,真正地开始写作。比如在这次故事写作营结束时写出一篇可以发表的文章。

  写作本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将脑海中的故事和构想转化为实体,听着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这是多么地美妙啊。

  大概就是停滞吧。我总希望自己每写一篇都会进步一点,其实这个真的不一定。写作的水准不会提高得那么快,而灵感又不是说来就来的,特别是高质量的灵感。最近就属于灵感质量一般的时候,写出来的东西不算很满意。

  1.半途而废——即使知道要写什么或者已经写了一半了,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致使所有想写的东西都只完成一半,剩下的一半留在了脑子里,失去了想写的动力。

  2.拖延——有了想写的欲望,但是总是找借口想等做完另外一件事比如刷完一则新闻、看完一部电影、或者喝完一杯咖啡之后,再郑重的开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3.思绪乱——很多时候不能围绕一个主题去写,总是写着写着就分散了很多主题,尤其是不能抓住细节,感觉越写越脱离主题。

  4.不愿意回顾——总想一次性写好,自己写完的东西不愿意再回去反复阅读修改。

  5.无处下笔——有时候有很多想法,但是不知道从何处下笔,或者即使写出来也是像流水账一样,自己读着都觉得没有深度。

  有一种幸福对我来说是必要的,就是找到与自我贴合的事情。喜欢吃辣,口▲=○▼喜欢节奏分明的歌曲,也喜欢观察身边更有色彩的人。我也渐渐明白了音符节奏、色彩颜料、分镜光影都是表达自己不同的媒介。渐渐地我注意到了文字,我喜欢文字带给我的,安静的坐在桌前,打开台灯,看着简单的字符的不同排列组合叙述的不同世界。也渐渐希望可以描绘自己想表达的事物,这种愿望越来越迫切起来。

  先说幸福。在特殊的时刻,比如宝贝们的生日,能流畅地完美地连贯起成长历程中的难忘片断,把日常的相处和付出,变成恰到好处的文字典藏起来,是一个妈妈独享的甜蜜,也是给孩子预备的一份成长礼。

  再有,历时四年博士论文完稿,写后记的那个夜晚。在浙大的北苑静寂的小屋里,早春的风透过纱窗,台灯下,电脑里敲出的每一个字都百感交集。所有的艰难苦楚,所有遇到的人和事,和孩子离别两地的思念聚上心头。浮生恰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不自知!学业攀登的最后一座山峰终于被我踩在了脚下。那一刻的感慨,用文字的方式得以留存,每每自我激励。还有一段幸福的骄傲值得记录,灵感突发时写了一首广告歌曲,不意获得大奖,满大街公交车都在唱我写的歌。为此得到了一笔不小的奖金。至今回想起来还有点自我陶醉呢!

  再说说坎儿。最大的坎儿,想得多,行动少,思绪万千,构想连篇都在脑海浮沉。缺乏行动力。其次,生活的沉溺,俗事的牵绊。照顾孩子们是甜蜜的负担。再次,不以写作为生,动力不足。最近几年在教英语。很大精力用在研究英语学习上了。

  按照乐嘉的性格色彩理论:具有“压抑红”性格的人最容易出作家,比如莫言,我也觉得一个心理没有创伤的人,很难写好一个故事、一部小说。(我是压抑红+黄:情感充沛,但兴趣多变,也有进取心,乐嘉就是这种性格,不过我对成功的渴望(黄的部分)只有情感(红色)的一半)。

  作为一个读书人,成长过程中受到的冷眼不少,包括同事、朋友,甚至你最敬爱的家长。他们觉得“百无一用是书生”,把打压一个人作为自己“爱”和“存在感”的体现,作为他们自恋的资本和掌控感的显示。但我知道,我这个读书人总有一天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想成为版税哗哗而来的作家,最好可以影视改编,过上尾田荣一郎那样把自己建成自己“乐园”的创作者,当然努力是必须的,所以我想努力写出可以发表,可以换成钱和知名度的小说,就是这么简单,当然,如果顺便表达了自己思想中的某个瞬间、某个切片,那当然更好。

  总结:就是想为这么多年的读书生涯,找一个变现的出口,当然也是自我疗愈的过程。

  1.秋叶老师说过一句话:你不是没有灵感,只是缺少把灵感落实到纸面上的能力。

  我也深信生活中处处是灵感,虽然不是一个长篇小说的灵感,但是短篇和中篇小说的灵感还是层出不穷的,灵感不缺,缺少的是及时捕捉、扩充成自己文章的能力。

  2.我是9月份开始运营头条号,目前粉丝大概1000出头,多是看那种第一人称的小故事而来,微头条10W+,50W+的也得过一些,不过我还想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更系统、更迅速地输出,让读的人感觉这就是他们身边发生的事情,进入我的故事里来。

  3.希望我可以从一句话,一个段落,一个灵光一闪的念头里,提取一个故事的核心,并迅速落笔为曲折离奇、扣人心弦的故事,当然如果能够适合征文评委的口味,就更好了。

  4.虚构与非虚构的“界限”在哪里?会不会在一些意识流和后现代小说里,他们是可以被逾越的?作为一个看日漫长大的小女孩,我的形象思维和想象力还是略微“超现实”一点,所以想问老师有没有融会贯通的方法?

  5.目前没有写长篇小说(16W字以上)的经验,不过我在头条上写一篇长文,也会达到7-8000字,没有修改文章的经验,只会搁置1-2晚上再回去看,把叙述啰嗦的地方删掉。关于长篇小说的架构,老师会有建议吗?

  写作中的幸福,我更愿意称其为一种愉悦感。我一直认为将设计好的人物置于特定背景之下时,故事就开始了,它不再受到我的约束,只是顺着自己既有的逻辑进行下去,笔下角色自然会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做,我就这样被牵着,满心欢喜的跟在后面,让他们带我去探索,去拨开终点的那一层迷雾,去挖掘出这个故事里我始料未及的另一面,一个令我惊叹的全新世界,我只是这个世界的转述者,这种体验就好像一次奇幻的冒险。□▼◁▼

  至于所谓的坎,我觉得在我自己身上。瞻前顾后犹豫不决的习惯总是会让我陷入僵局,对着前文盯着看个不停,但不敢迈出下一步,这种拖沓所表现的不自信其实是我对写作这门手艺还不够精通,道行尚浅,还是要多加磨练。

  通过坚持写作,阅读包括人大出版的一系列写作书籍,参与写作营的学习和打卡,现在感觉终于化解了心魔,能够以一种平常心的态度来写作,以及用现实的态度来看待写作这件事情,于是有了产出,有了收获。感谢世界上所有帮助写作者的人们,感谢写作营,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热爱故事写作的人。

  明知要写出一篇好东西是需要大量的投入,业余的状态是很难做到专业的产出的,还有就算你全力投入的产出也未必好,也未必卖得出的现实。但从文之心却一直不死。再加上严重的拖延症,这两个使得我很多年一直在蹉跎。

  我理解为门槛,相信很多艺术门类都是有槛的,或高或低,对每个人来说时间或长或短,有的人轻松入门,也有人始终不能跨越,☆△◆▲■对于自己来说,没想成为专业的作家,不去描写诗和远方,只想记录身边“五公里”的人和事,抓取生活中一些触手可及、又稍纵即逝的瞬间,生活中不只有诗意、还有失落和失望,还有小人物的无聊人生,呈现的是另外一种的真实和生活的质感。但是自己还不具备随时抓取生活素材的能力,这样的能力大概需要经过有意识的训练之后才会得心应手、运用自如。

  你从他们的“写作中的幸福和坎儿”里感受到你有过的“幸福和坎儿”了吗?现在,为他们投下你宝贵的一票!

  “超级结构”对任何一种类型的作者都适用——无论是对于那些喜欢先拟提纲再开始写作的人,还是仅凭直觉就尽情放飞想象的人。在作者看来,写小说就像是在黑暗中打着汽车前灯行驶,你能看到的最远区域也只是公路上光线能够照射到的地方,不过,只要你时刻知道下一个路标是什么,你就不会迷路或者驶向悬崖峭壁。极速时时彩注册